​​自动化威胁逼近6大失业原因凸显

12月16日报道(编译:张晓敏)

个人受教育程度明显影响着每个人的职业类型,教育和职业紧密相关。受教育程度越低的人越可能从事自动化程度高的工作,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则有更多的职业选择。

职业类型会影响个人工作被取代的可能性。对精确度要求较高且重复性强的工作,如食品制作和制造业容易实现自动化;分析师和教师等需要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的工作则很难被机器取代。下图展示了各个行业受自动化影响的情况:

不可否认的是,所有方案都不是灵丹妙药,但如果我们可以尽快采取行动,将有利于减轻美国人因自动化程度提高而面临的一些问题。然而,目前来看,很多想法都过于超前,这在共和党领导的政府中很难实施。

自动化带来的最坏的结果是美国的失业率飙升,现有社会鸿沟加剧。根据估算,约有300万到8000万的美国人可能会因为自动化失去工作,后果非常严重。

保持充分就业。通过就业补助项目创造新的岗位,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工作,这样的工作有利于减轻人们工作过渡过程中所承受的打击。进步民主党人提出了“绿色新政”,该政策提供的就业岗位旨在减少美国对石化燃料的依赖,这可能会成为实现充分就业的一种方式。布鲁金斯研究所则建议采取联邦货币政策,该政策将重点关注充分就业,对抗通货膨胀则是次要的,这一政策具有可行性,但需要对美联储长期以来建立的优先事项排序进行有意义的调整。

为失业工人创造通用调节福利。福利包括职业咨询、教育和技能培训,也包括为流离失所的工人找到新工作之前为其提供经济支持。然而,从第一次制造业革命的经验来看,让政府和企业联手帮助和培训没有技能的失业者非常困难。上个世纪经历了汽车和钢铁行业自动化的铁锈地带至今尚未恢复。政府的通用调节计划会根据规模和范围而有所不同,该计划为后人提供了一个有缺陷的模板。一些人建议碳税可以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这笔收入可以用于通用福利甚至是全民基础收入。除此之外,针对收入而不是劳动力征税也是通用福利的来源之一。

美国中心地带和农村地区的产业以制造业、运输业和采掘业等密集型产业为主,这些产业的自动化潜力极大。小都市区也非常容易实现自动化,大学所在地则是一个例外。像纽约、加利福尼亚圣何塞、北卡罗来纳州的教堂山这样以高科技为中心并且拥有大量受到高等教育的人才的城市,受自动化影响的程度最小。

机器人终将取代人类的部分工作,但具体有多少工作被取代尚不确定;同时,哪些工作会变得更有趣,哪些会变得更乏味也无法确定。

农村地区或社会最底层的年轻人尤其可能会被自动化取代。相反,生活在大城市中,年龄稍大一些的人或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更可能保持在自己的职位上,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工作不可替代,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在机器人称霸的时代找到新的工作。

众院表决的结果,基本严格按照党派划线。按照美国宪法程序,最后决定弹劾是否成立的权力在参议院。只要看共和党在众议院的团结程度就知道,共和党参议员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反水”现象,就算有个把临阵倒戈,也不会凑齐三分之二多数。前两位遭遇弹劾指控的美国总统都是这么过关的。

最近,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30年,自动化可能会取代三分之一的人类工作,这意味着很大一部分人不得不寻找新的工作来维持生计。

在提出解决方案之前,我们找出了六个因素,通过图表来展示不同人群将受到自动化的不同影响程度以及在机器人时代容易存留下来的职业:

现在美国的政治格局,民主党控制着众议院基本想干啥就干啥,但是最后说了算的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里,未来只要没有什么戏剧性的情节对特朗普不利,他基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布鲁斯金研究所发出警告说,自动化会加剧地理和人口方面的不平等性,原因是自动化会消灭一些低技能的工作,而这些工作往往是通往高技能职业的基石。低技能工作的消失将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特别是美国沿海地区。

布鲁金斯研究所大都会政策计划的资深研究员Mark Muro说:“目前,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最有可能受到自动化的威胁,这值得深思。”

可喜的是,这个问题有许多解决方案。布鲁金斯研究所及其它人的研究提出了减少失业的方法,这些方法可能让未来的工作更好更容易,但困难之处在于如何让政府和私人产业达成一致并为之付费。布鲁金斯的政策建议如下:

他还表示:“短期来看,我们的路途会很艰难,基于当前的政治氛围,我很担心我们在一定时间内的反应能力。但必须强调的是,我们维持原状的代价会高于做出改变的代价。”

增加对人工智能、自动化相关技术领域的投资。面对自动化带来的诸多问题,这看似不合逻辑,但布鲁金斯研究所认为,采用新技术有利于提高生活和工作水平所需的经济生产力发展。布鲁金斯的Muro说:“我们不主张抵制技术,我们呼吁人们关注技术的积极作用,这些技术有利于提高美国的生产力。

调查传召不少高官说了不少特朗普的坏话,但缺乏“实锤”,也就是特朗普政府暂停给乌克兰的援助到底跟要求调查竞选对手拜登有没有关系,更何况最后特朗普政府还是恢复了对乌克兰的援助。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分析人士认为,民调走向说明,舆论对弹劾的关注并没有伤及特朗普,反而略微地帮了他的忙。民调结果发生的变化虽然轻微,但会让民主党人担忧,弹劾总统的策略是否正确。 

所以民主党只有咬牙赌上一把,如果能找到点爆炸性的内幕,没准真的可以让共和党人抛弃特朗普,就算到不了那个地步,各种高官和知情人士排着队在国会变着花样说说特朗普的坏话,应该也能拉过来点中间派选民,能够稳定一下民主党的内部凝聚力。

特朗普在推特上发了一张意味深长的图片。图片中的特朗普正对镜头坐在椅子上,右手做出疑似开枪的手势,双眼凝视前方。图片并配有文字“事实上,他们不是在我身后(盯着我),他们是在你们身后(盯着你们)。我只是在路上。”

阿斯彭研究所未来工作计划研究组的Alastair Fitzpayne表示:“我们在全国各地的人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愤怒,这是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被美国梦抛弃,许多人都面临着自动化的威胁。”

对受创严重的地方给予特别关注。从上面的图表中我们可以得知,美国部分地区的问题比其他地方更严重。目前已经有许多计划为高风险社区提供区域保护,这些计划可以推广以应对自动化带来的危机。国防部进行了小规模试点,其方案可以帮助社区在公司关闭或取消的情况下进行调整。自动化援助工作将提供各种福利,包括补助金、项目管理和整改基金。除此之外,税法中提供的“机会区”在技术行业颇受欢迎,该政策为投资低收入地区的公司提供了税收优惠,这些公司的投资会创造就业机会并刺激消费。

布鲁金斯智库对麦肯锡和2016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进行了分析,指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会对美国人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当地时间18日,美国众院表决通过了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决议,特朗普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遇国会弹劾的总统,但这个月“定罪”,下个月“脱罪”,早就对剧本了然于心的特朗普也没啥好担忧的。

从性别的角度来看,男性职业被取代的可能性更大。根据布鲁斯金研究所的观点,相对于女性职业,传统男性职业往往需要手动进行,该类职业的自动化水平更高,这意味着机器和人工智能可以取代大部分的男性职业。

但是民主党依然坚决发动弹劾,道理很简单,为了选举。自从特朗普当选以来,民主党对于特朗普的施政几乎是全面反对,但是反对简单,提出自己的纲领就难了。

男性通常会比女性得到更好的工作以及更高的薪水,但男性也是被自动化淘汰的第一批人。男性工作通常集中在生产、运输和建筑等行业,这些行业容易被自动化取代;女性的工作通常需要与他人互动,这类工作很大程度上需要人类完成。除此之外,女性比男性获得高学历的可能性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女性免于受到自动化的困扰。

Ford表示:“我是一个长期的乐观主义者,我认为我们会解决这些问题,面对技术,我们别无选择,因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例如气候变化和疾病。”

《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崛起》一书的作者Martin Ford说:“机器人崛起的可能性很大,自动化在最初的不稳定性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更大,而最终的结果则取决于我们如何选择、我们如何作为以及我们如何适应这种状况。”

Fitzpayne表示:“在没有政策干预的情况下,工资停滞、劳动参与率低、低薪工作数量增多等经济问题凸显,正变得越来越糟糕。回顾过去150年的历史,高科技的发展有利有弊,它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机会、提高居民收入,但这一切的增长都是建立在包容性的机制之上。”

下面的地图展示了各个城市受自动化影响的程度,紫色越深,意味着受自动化影响越大。

美国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似乎舆论对弹劾的聚焦并没有“伤害”到特朗普。

民调机构盖洛普公司18日发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自众议院9月下旬发起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从39%升至45%,而支持弹劾并解职特朗普的比例从52%降至46%。

与年纪大的人相比,年轻人获得高学位的可能性较小,因此年轻人更可能从事入门级的工作,这些工作没有太大的变化,也无需做很多决策,从而导致年轻人的工作面临着更大的自动化风险。

所以这次弹劾很勉强,但民主党明知道没指望也要搞一下,只能说明美国社会分裂程度已经极其严重。美国的政治体制正在逐渐容纳不下内部的矛盾纷争,什么“共识”和“宪政”现在都只是利益集团的束缚,他们不得不踢开这些露出真面目。

上述案例反映的根本问题是更快、更高效、更准确的新技术会导致各行各业的人失业。失业问题影响深远,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如人们将如何过渡到未来的职业?未来的职业会是怎样的?自动化带来的贫富两极分化问题能否被消除?

想当初特朗普刚当选,就有人在研究他被弹劾的可能。从一开始“通俄门”沸沸扬扬,特别检察官折腾了这么久,最后也不过是在一些财务违规的问题上,抓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小辫子,触及不了核心。

这一结果与近期的其他民调一致,即支持弹劾的比例在降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本周初发布的民调显示,45%的调查对象支持弹劾并解职总统,而11月中旬,这一数字为50%;反对弹劾和解职总统的比例相比11月中增加4个百分点至46%。6份其他主流民调也显示,平均46%的调查对象支持弹劾和解职总统,反对的比例则更高,为49%。

如今这个弹劾大同小异,所谓的“通乌门”从启动的时候,民主党就玩弄程序上的花招,故意不用众议院全体表决启动弹劾调查,而是让自己掌握的小组委员会去搞。虽然方便了自己,但是也给了特朗普政府不予配合的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与以上六个因素相关的人群均受到自动化较大的影响,据布鲁金斯研究所估测,根据不同的人口统计学因素,至少有20%的人口的职业会因为自动化而发生改变。当然,任何一个小组的工作都不会因此而结束,但我们工作的侧重会有所改变。

机器人革命将继续加剧种族不平等,原因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少数民族更多从事容易被自动化取代的工作,例如食品服务、办公室管理和农业等。

引入便民福利项目。如此一来,工人们无论在哪里工作,都可以享受到医疗保险等传统就业福利,这可以减少人们过渡到新工作期间的压力。这些福利可以让人们从事兼职或临时工,这对于很多美国人而言是很必要的。目前,一半的美国人通过工作获得医疗保险,医生和政客向来都在与政府制度作斗争。目前,医疗福利计划的概念在自由工会和优步这样的零工经济中很普遍。